沧明en

给每一个点小蓝手手和小心心的小可爱比心!
自己做糖给自己甜.

【喻王】赴归

*考生喻x亲属王
*ooc慎








王杰希坐在窗边,百般聊赖地盯着街上人来车往,太阳正一点一点的更加毒辣起来。托高考的福,今天咖啡店生意火爆,吵吵嚷嚷的,扰得人半个字也读不进去,早上出门在喻文州的叮嘱下特意带来的书半小时也没看上几页,一个上午就昏昏沉沉的过去了。

昨天的人大概比这还要多,毕竟在父母眼中高考是孩子一辈子的大事。王杰希心不在焉地想着。昨天正好舅舅休假,说什么都要喊自己去市郊走走,送喻文州去了考场,便匆匆赶去舅舅家里,晚上也只是叮嘱喻文州别睡的太晚,没敢再多打扰他。错过了喻文州高考的第一天。

昨天早上送喻文州来考场的时候,喻文州看起来跟平时去学校时没什么两样,甚至还兴致勃勃地追问王杰希这赛季NBA的赛况,数着还有多久世界杯开赛,今早仍旧是这样。王杰希本想问问昨天的几科考得怎么样,吃早饭时盯着喻文州的脸看了半晌,终究是没开得了口。

怕问的太多,会影响了喻文州今天的心态。

王杰希知道自己是多心,喻文州从来都不需要别人替他多操心。

强压着无名的烦躁,王杰希翻开书,盯着密密麻麻的字看了一会,又猛地合上。倾身趴在桌子上,闭上眼睛不去理会躁意。去年自己高考时,也没像现在这样心神不宁。喻文州这会大概正镇定自若地疾笔写着王杰希看着就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的英语试卷,即使蓦地卡住,大概也是回过头细细地审一遍阅读材料凝神回想片刻就能找到答案。

喻文州总是泰山崩于面前而不改色,和一卡壳就在草稿上龙飞凤舞用鬼画符演算的王杰希截然相反。

抬头看了一眼时间,离交卷还有半个小时,王杰希猜测着喻文州是不是紧张的连看一眼表的时间也没有。

紧张个头。

王杰希暗骂了自己一句,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想起来喻文州唯一一次当着自己面表现出紧张还是代表学校参加历史剧比赛。那次千挑万选看中的衣服因为租衣服的同学钱不够没付定金演出前一天被人买走,演出那天上午草草的找了一套勉强能用的看起来却比其他人的低了一个档次。喻文州演的是主角,王杰希偷偷去准备室看他时,他摊开汗津津的手心和王杰希念叨着人靠衣装马靠鞍,自己这届不能给学校丢面子。

再其他场合,王杰希再没见过喻文州紧张。哪怕是偶然模考状态不佳排名暴跌,喻文州也是一副无谓的样子,隔月的考试下来,他的名字又高高的挂在了红榜的前端。

王杰希总觉得,喻文州的自信是与生俱来的。和自己用实力撑出来的自信大相径庭。

耳后传来凳脚擦过地面的声响,有家长开始往学校门口走了。王杰希向窗外望去,校门口已围了不少家长。最后一场考完也算是个解脱,气氛比起早上已然轻松了不少。王杰希拿起那本被喻文州赞不绝口却一天也没看进去二十页的东野圭吾的《恶意》,跟着人流向校门口走去。

前脚跨出店门,逼人的热气就直直冲着面门扑来,王杰希又看了眼表确认还有二十多分钟。摸准了喻文州不会提前交卷,又想起喻文州中午提过的路对面饮品店的杨枝甘露很好喝,望了望店门,已经没人在排队等候,便过去要了一杯。

考场不比咖啡店里有冷气,喻文州写了一下午肯定出了不少汗。总归最后一场考完,明天再返校一上午就算全部了结。王杰希又嘱咐了句店员,稍微多加点冰。今天可以放心的让他喝点冰的。

王杰希再穿回学校这侧时,校门口已被围了个水泄不通。站在提早和喻文州约定好的招牌下,王杰希和那些家长一样,都伸长了脖子等着自己盼望的人归来。

约摸着从王杰希走回来到喻文州走出来也不过是七八分钟,王杰希却觉得就像过了七八年,又或是七八个世纪。期望的,紧张的,如释重负的…乱七八糟的情绪一同汇集在胸腔里。希望时间过的快点,好早点看见喻文州带着笑意朝自己走来,转念又觉得还是慢点的好,喻文州还能多写两笔,能多拿个一分两分的也说不定。

纠结出一额头细密的汗,交卷的铃声终是将局外人又惊出一身冷汗。王杰希宁了宁心神,在开始骚动的人群里搜索着喻文州的身影。

喻文州被考生和关切的家长裹挟着向王杰希走去。王杰希站的方向正迎着太阳,喻文州眯着眼睛很快就看见了王杰希,见王杰希正一副焦急的样子四下望着,猛地看见了自己,挥了挥手就朝自己走来,喻文州扯了个微笑给王杰希,也不管他究竟看清了没,刻意放缓了脚步,看着王杰希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

喻文州指给王杰希等自己的商店本来离校门口也没几步路,王杰希很快就挤到了喻文州身边。原本是有一肚子的问题想抛给喻文州,在对上他双眸的那一刻,整天的焦躁却全都被抚平。喻文州的眼底是王杰希意料之中的平静。

王杰希将饮料递了过去,杯壁上的水珠握了喻文州满手。

“专门给我买的呀?”喻文州喝了一口,和着笑意朝王杰希开了口“我很喜欢。等我辛苦了。”

王杰希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应的是前半句还是后半句。两人并肩走到路口,王杰希才又想起什么似的开了口“和叔叔阿姨说好了,正好我爸妈不在家,你去我家玩几天吧。”本该是个询问喻文州意见的句子,王杰希却拿着一副陈述的语调说了出来,倒像是在通知喻文州一般。还没等喻文州开口打趣他强买强卖,又开了口“走吧先去吃饭。”

喻文州知道自己要是开口反驳王杰希又要在众目睽睽之下闹的红透耳朵,难得乖巧的应了句好,吸着饮料跟着王杰希的步子走。

一路无言地走着,散考的人群很快散开,路上行人少了大半。

“喂”喻文州突然开了口“要请我吃顿好的!”

王杰希偏头,喻文州的眼眸清亮,含着的笑意里还透着抹狡黠。

“好。”王杰希随即轻笑着应道。

“你就真不好奇我考的怎么样?”喻文州停下脚步,微微垫起脚,将胳膊搭在身旁王杰希的肩上。

“好奇。”王杰希抬手拉下喻文州的手臂,将他的手包进自己手中握住。“不过我相信你。”

“相信我什么?”喻文州像是故意刁难一般,反问王杰希。

“相信你会比我考得好。”王杰希敛了笑意,看着喻文州。

二人都没再说下去。

对视了片刻,喻文州将手轻轻抽了回来,转身继续向前走去“那新学期还请王杰希学长多多照顾。”

王杰希望着他的后脑愣了愣,不禁失笑“当然。”

轻声应了一句,抬脚赶上喻文州的步子。又继续和喻文州并排朝餐厅走着。


@等等的小太阳 但愿有你想看的感觉。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