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明en

给每一个点小蓝手手和小心心的小可爱比心!
自己做糖给自己甜.

【喻王喻】喻文州生贺

踩个末班车放飞自我。
ooc歉.



















王杰希早就预想过了无数遍眼下的日子:依旧是赛程内加班加到天昏地暗,吃完晚饭便困倦到连澡也不想洗,早上不情不愿的拍掉闹钟翻身还想多睡个五分钟,走进俱乐部时却与起床时那个仿佛又回到了幼儿园时期的幼稚鬼判若两人。一切都与站在比赛场上的人还是自己时相同,唯一不一样的就是身边多了喻文州。

有时候想想媒体还真的是有先见之明。就和他们退役前被预估的一模一样,王杰希留在微草任职教练,喻文州加入了联盟高层。二人算是顺理成章的住在了一起。

离开了王杰希的微草战队成绩不如从前,然而王杰希为高英杰打下的根基的成效却也颇为明显,比起其他换届后战绩一落千丈的战队,以微草目前的战绩,想要堪堪打入季后赛,倒显得有几分有惊无险。

临近了春节,比赛轮空加上休赛期,王杰希不打算把自己逼得那么紧。简单的布置了接下来的训练任务,王杰希就换了衣服往家跑。经过无数次和喻文州彻夜长谈,王杰希算是想明白了,他原本是不用这么累的。
于是王杰希决定,这周末就放个假,算是为余下的比赛调整一下状态。

没告诉那人今天能提早下班,王杰希到家时,喻文州还在厨房里忙忙碌碌。进去从背后拥住了那人算是打个招呼,不出意外的以碍事为由被赶了出来,百般聊赖的半躺在沙发上翻起电视。

等喻文州收拾好灶台菜板招呼王杰希饭好了的时候,王杰希已经攥着遥控器,以一个看起来还算舒服的姿势睡熟了。喻文州本想着把人喊起来吃饭,等走到人身前看了看王杰希近乎化了妆的黑眼圈终是没忍心叫醒他。折回卧室拿了毯子给他盖上,兀自先吃了饭。

隔天周六,是喻文州的生日。即使退役人气不比当年,仍是有很多人提前一天便准备起了为他庆生,喻文州看着手机好像看见了曾经粉丝忙碌着的身影,看见了自己和王杰希在一起后退役以前的每一个生日王杰希特意从B市赶来手里拎着盒蛋糕笑意盈盈看着他的样子。彼时的二人还可用年少轻狂来形容。

后来日子就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曾经遥不可及的退役的日子转眼已成了昨日,二人早不再会为了下一届冠军花落谁家而暗自卯劲。

停下了追逐什么之后日子也就回归了平淡无奇,就像喻文州甘于将早晚埋没在厨房里的瓶罐碗碟,王杰希也习惯了接过喻文州手里的空碗,花片刻功夫洗净摆好。

王杰希是被手机备忘录的提示音吵醒的,他醒来的时候,喻文州正安静的坐在他身侧看着本散文集子,见他醒了指了指桌上的水杯让他喝点水,自己径直走进厨房给他热饭。王杰希喝了口还温着的水,拿过手机看了一眼,猛的发现已经到了喻文州的生日。

英杰独立带队的第一年自己总是什么都放心不下,以至于早就给喻文州定好的礼物拖到现在还没去店里取货。看了看时间给老板打电话也确实不妥,才编辑了条短信发了出去,就听见喻文州叫自己吃饭,于是又心不在焉的挪去餐桌跟前。

喻文州做饭偏粤菜的口味,王杰希却也吃的习惯。半年多来随着喻文州厨艺一同上升的,是王杰希的生活质量与直接反应他生活质量的体重。好在还算不上微胖,王杰希看着自己不用勒腰带就刚刚好的牛仔裤暗自下了减肥的决心。

吃过饭草草的收拾了桌子二人便上了床,谁都没提喻文州生日的事。喻文州是没放在心上,王杰希却是因为差点忘了那人的生日有些做贼心虚。

像往常一样互道了晚安,把头向喻文州那侧偏了偏,困意就铺天盖地的卷来。

王杰希很快就睡着了,并且一觉睡到了中午,睡醒时他甚至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习惯性的拿过手机,屏幕左下角的未接来电数量看的王杰希额角跳了跳,点开看了看,基本都是店家打来的,方士谦的名字孤零零的混在里边显得格外扎眼。急急忙忙的翻身下床,胡乱的叠了叠被子,随便收拾了一下就匆匆忙忙的向外跑。

和还在厨房里忙碌的喻文州说了一声自己有事出去一趟,刻意略过了那人眼底的几分疑惑,见那人应了句知道了,便拨通了老板电话穿鞋出门。

“我还以为你把东西忘我这儿了!”老板把包装好的礼盒递到王杰希手上,乐呵呵的和他东拉西扯。

王杰希翻出小票交给老板,和他客套了几句。

出了店门想起方士谦早上还打了电话,不知道有什么事,王杰希想了想,给他回了个电话过去。

“王大教练刚睡醒啊!”电话那头方士谦的声音染着的笑意透着几分不怀好意的味道。

“…你今天早上找我,有事?”被他打趣了不知道多少年了,王杰希此时连腹诽他几句的想法都没有。

“今天喻文州生日,你没忘吧?”

“差点…”

“我靠,不是吧。你现在比当队长那会闲多了吧?这么
大事儿你还能忘?”

“有话直接说。”王杰希打断了对面人堪比黄少天般滔滔不绝的思想教育,盘算着给喻文州买个什么口味的蛋糕回去。

“那你等下打算怎么办?直接拎着蛋糕回去说句生日快乐就完事儿了?”

“嗯”

“我靠喻文州到底是怎么被你追上的?”方士谦的口气听上去有些跳了脚。就买巧克力的吧,王杰希在心里做了决定。

“人格魅力。”

“……”这下换方士谦说不出话了。

“你在俱乐部有套西装,新买的,还没上场穿过,对吧?”方士谦沉默了一会,突然张口问王杰希道。

“怎么了?”王杰希不明白那人突然提正装要干嘛。

“你来俱乐部,蛋糕我帮你订,你现在赶紧过来!你爸爸我善心大发准备帮你扳回一局,麻溜点来!”

没给王杰希留拒绝的机会,方士谦就挂了电话。王杰希听得有些莫名其妙,看了看时间还早,便顺着那人的话准备开车回俱乐部看看那人到底有什么幺蛾子要搞。临出发前还特意发了条信息给方士谦,说蛋糕要订巧克力口味的。

王杰希赶到俱乐部的时候方士谦已经给自己泡了壶茶,坐在休息室里对着手机笑的前仰后合,见王杰希进来立马闭嘴站起身,招呼也没打就直接推着王杰希让他去把衣服换了,走着还不忘嫌弃两句王杰希动作太慢。

王杰希来俱乐部的路上就洋洋洒洒的飘着点清雪,换了个衣服的功夫,雪势越来越大。

那人这会,大概正趴在窗边兴致勃勃的看雪吧。

打领带时,王杰希在脑内描摹着喻文州弯着眉眼看着窗外的样子。

“啧啧还真挺有型。”方士谦打量王杰希一圈,走到王杰希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下了个结论。

“蛋糕呢?”王杰希理了理衣领,没理会方士谦的混账话。

“别着急嘛,过会就到了。”

“你叫我换衣服,是要干嘛?”方士谦每年这时候,都格外操心王杰希的动向,美其名曰是要替老队长尽了照顾王杰希的义务。王杰希不知道他今年葫芦里又买的是什么药。

“你之前不是说你今年订了戒指?”

“是。”

方士谦故作神秘的冲王杰希笑了笑

“你看你俩这么久也确实该有点结果了。送戒指那当然要正式点,你穿的这身儿他又正好没见过。今天又下雪,南方人看见下雪肯定开心对吧,你好好谋划一下,事儿就成了。”

王杰希刚想开口说点什么,方士谦电话响了,冲着王杰希嘿嘿了几声说蛋糕到了要下去取让王杰希自己好好想想等下说什么就一溜烟的跑了。

你动作倒是利索…

王杰希小声嘟囔了一句,对着镜子理了理发型。

“我等下给他打个电话,就说你应酬喝多了要他下楼接一下你。哎你别拿这个看智障的眼神儿看我成不?不管拿什么理由我把人给你骗下来接下来还不是你的show time?后边的就看你自己了。”方士谦拎了蛋糕回来,看了看王杰希的造型,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开始他的长篇大论。

刚刚有方士谦在身边滔滔不绝倒还不觉得有什么,等真一个人站在院子里了王杰希才反应过来自己还要紧张。

二月仍旧凌人的风吹过手里浸出的冷汗,王杰希的指尖少有的冰凉,地上已然积了一层不厚的雪,和方士谦模拟了一下午等再回家已是华灯初上。脚边的雪被暖色路灯映的晶莹,王杰希抬头望了望自己家的方向,客厅的灯亮着,那人大概正准备吃饭吧。自己一天没陪他,这会怎么说都是有些失望的了。

王杰希突然就想起了自己出门时厨房里煲仔饭的味道。
一天没正经吃饭,说不饿连自己都不相信。

晚上的风总要凉上几分,穿了加绒大衣还是有些冷,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是不是有些狼狈。

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方士谦那边来了消息,说喻文州在下楼了,让王杰希好好准备。

王杰希加速了的心跳在看见喻文州出现在楼门口的那一刻归于了平静。他看见喻文州套了自己的羽绒服,缩着身子朝自己走来,在门口停了停大概是看见自己的打扮和方士谦说的不太一样愣了愣吧。

原本感觉有些冻僵了的眉眼顿时柔和了下来。

“最近一段时间忙的忽略了你,抱歉。”

“今天是你生日,却把你在家晾了一天,我向你赔罪。”

“下雪了,很漂亮,心情有没有好一点?”

“对了,这是给你的礼物。现在就拆开吧。”

“冷不冷?”

雪还在飘,看样子,恐怕还要飘一整晚。

王杰希从喻文州打开的包装盒里取出了属于喻文州的那一枚戒指,轻轻拉过了喻文州的左手,将戒指戴在了他的无名指上。把戒指推上去的时候,王杰希清楚地感受到了自己手腕的颤抖,大概不是因为冷,他想着。

然后他看着喻文州做了同样的动作。

无名指腹冰凉的触感牵动了胸腔里涌动着的那些个情愫,看着喻文州发亮的眼睛,王杰希突然觉得眼眶有点酸。

没忍住,王杰希伸出左手环住了眼前的人。

“我想给你一个结果了。”他凑在喻文州的耳边轻声说道。松开喻文州时王杰希借势吻了吻他的唇角。

“走吧,冷,我们回家。”

“生日当然要吃蛋糕。”

王杰希顿了顿,像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和喻文州说“我饿了,想吃你做的饭。”

接着,王杰希用自己有些发凉的手扣上了喻文州温暖的掌心。

进楼前王杰希特意抬头望了一眼家里亮着的灯。

大概没什么比知道有你在家里等着我更令人身心愉悦的事情了吧。

生日快乐,我的文州。

还有,我爱你。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