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ananan途

杂食动物。自娱自乐。

【王杰希x你】王杰希的25封短信(异地背景)八-十

八.
算一算日子你也该月考了吧?也不知道你现在是有点心慌还是胸有成竹。不过不管怎样也只是一次月考而已,放轻松去考就好了,它很重要,但也没那么重要不是吗?
学习很重要但在我看来你的身体更重要。所以万一没考好,咱们好好总结,吸取经验就是了。
你不是总说我也是个大心脏,大心脏是可以帮你拟定下个月的学习计划的。
所以带着我的好运魔法,自信的完成试题吧。



九.
今天青训营来了一批新学员,刘小别自告奋勇带他们去熟悉俱乐部。本来打算趁着这个时间好好和学员家长交流一下,结果没一会英杰就一脸难以置信的跑来告诉我刘小别带着一个拿着水杯的女生径直走进了二楼女厕所。他大概是在训练室的时候上一层楼去接水习惯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看着英杰憋笑憋红的脸,大概这个月大家又不会无聊了。



十.
刚刚查了单号,今天包裹就可以送到你手上了。
前几天刷某宝看见了材料包正好又想给你送点什么就尝试着做了。本来以为可以顺利的完成,没想到自己也是手残一个,看来以后嘲笑别人手残之前得好好掂量掂量自己。
记得你上次说很想看看漫天的大雪是什么样子。我还没能带你玩一次雪,就先这样,送你一个可以摆在桌子上的冬天吧。
而且我觉得,我也没有很手残的。

【王杰希x你】王杰希的25封短信(异地背景)六、七

六.
刚刚在街上看到一个背影很像你的女孩,蹦蹦跳跳的,挽着身旁男孩的胳膊,突然就特别特别想去见见你,特别特别想抱紧你。
队员们从来不知道,他们眼里沉稳的队长,其实是个很想抛下一切跑去你身边的幼稚鬼啊。
我是不是很差劲,她们都有人陪着,我却需要你来体谅我。
有时候真的很希望你无理取闹一点,而不是这么的懂事,这样我就能理所当然的多几次去见你。
你看吧,我果然因为你变成了一个幼稚鬼。

七.
有时候真的觉得粉丝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她们总能一面和蓝雨粉丝争得天翻地覆,一面又各种想象我和文州之间的关系。
当我看到在她们笔下,我依偎在文州身下的描述时我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不是要向他们公开你的身份然后让他们停止这些胡思乱想?是时候和文州聊聊,让他和黄少天再多点互动了。如果非要给喻文州配一个更合适的当然是少天而不是我。
我想我需要听听你的声音压压惊。

【王杰希x你】王杰希的25封短信(异地背景)一-五

一.
大概是最近一直没休息好队里感冒的人又多吧,我也无可避免的被传染了。
每天起床突然变得困难无比,训练也提不起精神。
有时候甚至想孩子气的不按时吃饭。
脑子昏昏沉沉的,尤其是吃完药,训练计划都变得混乱起来。
唯一能清楚的想起的,就只有你了。

二.
我总以为我坐在训练室里的时候,不会想那些和训练无关的事。
可是手和嘴只要一停下,就会不受控制的开起小差。
你今天起床是不是也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早饭有没有好好吃?课程会不会很难消化?在学校完成多少作业?什么时候才合适给你打电话?
我啊,每一天都过得很好,除了有时候真的很想你。
你是不是也过得很好?还是为了不让我担心,很多事都不告诉我?

三.
今天就像以往一样,平淡无奇。
起床,训练,午休,训练,晚会,回家。
突然想起你之前推荐给我的书目,我已经好久没有这样觉得自己需要读书了。
自从你进入我的生活,除了荣耀和战队,我的世界多了很多东西。比如你,比如晴空与阴天,比如热血或者狗血的动漫,比如久违的题目,比如想给你一个未来的责任。

四.
今天下雨了,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青草的味道。雨滴把桃花打的七零八落,估计用不了多久,花就要落完了吧。
我们上次分开时,俱乐部才刚刚停暖。那时听你兴奋地告诉我,过不了多久,你家那边的花,就要开了,杏雨梨云的,特别好看。
直到现在,去俱乐部的路上还有几棵迟钝的树的新叶刚刚发芽,等它们枝繁叶茂,已经是盛夏了吧。
北方的春天,总是那么的不明显。
什么时候,一定要挑个春光明媚的日子,与你一起,好好感受一下踏青的乐趣。

五.
其实已经是第二天了,你肯定已经睡了。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因为没有在你睡觉之前祝你生日快乐?
记得你上次说,很羡慕那些从零点到零点都能收到生日祝福的人,所以我就攒着我的祝福,一直等到了十一点五十九分,这样就可以让你生日的最后一分钟也在祝福中度过了。即使你看到消息已经是第二天了。
对不起,这个生日也没有陪在你的身边。
我...
这会是我一直的遗憾了吧。
真的,对不起。

[王杰希x你]休息日的农药时间

慎入。
米娜五一快乐!








“烦死人了!”你烦躁地把手机重重的甩到床上,抱怨道。原本靠坐在床头埋头敲字的王杰希闻言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头看向你“排位又输了?”他的声音染上了笑意“本来以为练的差不多了,怎么一打排位就跪,扁鹊大大没爱了啊!”你哭丧着脸,不知道是在向他发牢骚还是自说自话。“什么英雄,给我看看。”他放下电脑,拿起你的手机坐到你身旁,也不等你伸手,便熟练地解开锁屏登录了游戏“排位还是匹配?”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偏头问你。“随便吧,我已经对排位失去了希望。”他看着你一脸惆怅的样子,笑出声来“只是输了几场而已,等会就赢回来了,我以魔术师的名义保证。”他一边说着,一边开了一局排位,仔细地看着扁鹊的技能。你默默地算着时间,对面的中路差不多已经来到河道,王杰希却刚刚关了介绍板面,操控着扁鹊向中路一塔跑去“哎呦你怎么这么慢,等下对面推掉一塔了怎么办?”你心急的催促着“但我不想你输啊。我也是第一次玩,看清技能再走,这样赢得把握会比较大。”王杰希说着,带着扁鹊来到了一塔下,对面兵线已经被推到塔下,你不再说话,专心看着他灵活的双手在屏幕上滑动。王杰希操控着扁鹊继续向前跑,迎着兵线放出一个善恶诊断然后快速点了几下普攻键,清完了这一波兵。“我建议你先加二技能,冷却快,操作精确度要求低,还可以给自己回血。”他说着,又带着扁鹊继续向前,站在刚刚好可以打到兵线的位置,右手善恶诊断与普通攻击交换着清兵,左手带着扁鹊不停移动。对面中单大概也是个猥琐流,很少和王杰希又正面交锋,双方就稳稳的压着对面的兵线,除了自己打野刺客偶尔抓一波会上前辅助以外,王杰希基本不会越过河道,和经常莽莽撞撞过河道被抓的你完全不一样。“准备抓一波,把一塔推了,看我信号”你方李白一段位移闪进河道左边的草丛,给王杰希发了一条信息。“好”王杰希回复完,加紧了手下清兵的速度,跟着你方兵线一起向对面一塔跑去,对面法师见王杰希突然主动进攻,开始向扁鹊丢技能,扁鹊被击中,血条刷的少了四分之一,王杰希马上开了疾步,带着扁鹊往自家塔下走,对面法师想都没想就跟着王杰希一起往回跑,还没过半个河道,李白发了进攻信号,一段位移闪出草丛,对面法师与他撞了个满怀,王杰希顺势连着丢出致命灵药善恶诊断快速地按着普攻键标记对面法师,法师血条骤然缩短,头上的数字赫然显示着标记已满,王杰希毫不迟疑的按下了三技能,“该吃药了。”你听见扁鹊如是说着,拿下了对面法师的人头。“抱歉了。”王杰希嘴角上扬,一面看着地图,一面加紧推塔。
随着峡谷上空响起的主宰已被击杀的提示音,你方李白发出团战信号。王杰希加快了速度清完这一波兵线,回到塔下等着队友集合。亚瑟的到来也带来了进攻的信号,身为坦克的他率先冲向对面,射手位跟着他向对面冲去,王杰希散散地跟在队友的后排,迅速将毒药瓶丢进对方阵容中央,接着一个二技能“打团很少有大的走动,只要一技能放的准,基本可以迅速标记三到四层,一二技能连招要快,尤其是二技能,打团一定要接上,或许可以救你队友一命。”对面已有英雄被标记五层,但大都血量比较多,王杰希却果断开了一个生命主宰“哎这样...怎么拿人头?”你突然插嘴,这简直就是浪费技能啊!“这样可以保证队友的续航,而且这个坦克,是你的了。”“You have slept the enemy!”峡谷上空回荡着激昂的女声,扁鹊还剩有大半管血继续站在边缘输出。“开团站位也很重要,扁鹊腿短脆皮,没有硬控技能,站位靠前很容易先死,浪费了续航能力。别怕队友说你猥琐,有时候越猥琐发育的越稳,至少团战你不死输出大头就不会死......”他一边操作,一边帮你分析着英雄的利弊。你坐在旁边听着,对比着自己第一次玩时的差距,默默感叹着自己和职业选手的距离。天知道你这样执着于扁鹊仅仅是喜欢他的cv。
魔术师的魔法果然很强大,王杰希没有意外的拿下了这局排位。“杰希大大帮我上分!”你把脸凑过去,使劲眨了眨眼睛撒娇说。“可我现在还有事要做,你先按我告诉你的方法玩,等下我帮你打。”王杰希说着,起身又靠回床头,拿起笔记本准备继续敲字。“英杰拜托了我帮他做假期规划。”他对你说完,又开始埋头敲字,只是手速更快了。你想了想,却也没有打扰他,自己继续打排位,脑子里还在回想着他告诉你的经验。王杰希手下噼里啪啦的声音越来越大,你刚打算戴上耳机专心游戏,敲击声戛然而止,手机被人夺了去。“你帮我发给英杰,我打完这局去队里借个号陪你玩。想上什么段位?”他冲你笑笑,低头操控起了人物。“就是想你陪我玩而已...”你发完文件,红着耳朵小声说到。“那等会借个号一起玩,目标王者。毕竟是我老婆的号,段位一定要好看才行。”

【王杰希×你】不满意自己名字和他抱怨时

“我想改名字。”你扳住正在看电视的王杰希的双肩,严肃地说到。“怎么突然想改名字?觉得不好听?”他诧异的盯着你的双眼。“就是觉得不好听,也不好看。”你偏过头,小声念叨着。王杰希沉默了一会,轻轻的拍了拍你,示意自己想要换个姿势。你让开身体,顺势坐在他旁边的沙发空位上,他往旁边挪了挪,给你空出更大的位置。“名字都是父母起的,自己没办法决定。”他转头关了电视,又把目光转向你“每一个名字都继承了父母的意志...”“但我就是不喜欢。”你闹脾气似的,哼哼唧唧地打断他的话。“你如果确实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王杰希看着你的样子,无奈地轻笑出声。“不过我觉得你的名字很好听啊。”接着他把手放在你的发顶,轻轻揉了一把“而且我叫习惯了。”

不管你喜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它都是我的宝物。